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

[考古]:慈禧责打珍妃:为何要剥光珍妃衣服痛下狠手?

惊悚鬼故事 2022-08-21 奇闻怪事

[考古]:慈禧责打珍妃:为何要剥光珍妃衣服痛下狠手?由爱看考古故事的敛迹小编整理!爱看考古记得关注敛迹小编!

  “金井一叶坐,凄凉瑶殿旁。残枝未零落,映日有晖光。沟水空留恨,霓裳枉断肠。何如泽畔草,犹得宿鸳鸯。

”这首晚清侍读学士恽毓鼎为而作的《清宫词》让无数人唏嘘不已。在尘封的历史的光影中,珍妃是一个美丽可爱的女子,她不仅容貌美丽,而且聪明伶俐,九岁便能作诗,赋有“月影井中圆”的诗句,从中可以想见她的才情。

不想一语成谶,这个年轻鲜活的生命的结局果然就像她幼年的诗句一样,只落得月影井中圆,如同月光的寒影在幽幽古井中摇曳,破碎。

珍妃落井前的那一句:“皇上,来世再报恩啦!”思之。可见,恽毓鼎为珍妃而写下的《清宫词》也并非一时随意之作。

  那还是十四年,也就是公元1888年10月,时任礼部左侍郎长叙两个女儿被选进皇宫,成为了十八岁光绪的两个嫔妃。

十五岁姐姐被册封为瑾嫔,十三岁的妹妹被册封珍嫔。同时进宫的还有的胞弟副都统桂祥的二十一岁女儿。叶赫那拉氏因为慈禧的恩宠而被册封为隆裕。

次年正月,光绪举行大婚典礼,奉迎隆裕入宫。此时,珍、瑾二嫔早已先期入宫,在东六宫中,珍嫔居景仁宫,瑾嫔居永和宫。

直到六年后,即光绪二十年甲午春,也就是公元1894年的初春,因六旬万寿加恩得晋嫔为妃,珍嫔被封为珍妃,瑾嫔被封为,在她们的前面还有皇后、皇贵妃、贵妃三个等级。

  其实,珍妃初入宫时,也为慈禧所钟爱,曾吩咐内廷供奉缪嘉蕙女士负责教育于她。平时她虽居景仁宫,但常与光绪同居于养心殿。

她此时才十三岁,天真活泼,聪明伶俐。光绪总是让她随侍身边,同桌共食,同床共寝。他们还老是互换装束,嬉戏玩乐,这给精神上长期受压抑的光绪带来了许多的安慰和快乐。

网络配图

  光绪大婚之后,隆裕皇后逐渐失宠,而瑾妃与光绪相处淡漠。只有珍妃生性乖巧、善解人意,加之工翰墨会下棋,日侍皇帝左右,与光绪共食饮共玩共乐,对于男女之事毫不在意,据晚清礼部主事胡思敬的《国闻备乘》记载“德宗尤宠爱之,与皇后不甚亲睦。

”制度,妃子例银每年三百两,嫔为二百两。珍妃用度不足,又不会节省,还对宫中时有赏赐,亏空日甚。她遂串通太监,侍宠而骄多次受贿卖官。

因为有利可图,当时太监中最有势力的数人均染指其中。慈禧曾当面拷问珍妃,并从其住处搜获记有其卖官收入的一本账本。

由于,卖官鬻爵的不法勾当影响日渐彰显,引起了慈禧的强烈不满。

  珍妃出身于满洲镶红旗他他拉氏部族,其祖父乃陕甘总督裕泰,其父长叙曾任户部右侍郎。其伯父长善乃广州将军,珍妃与瑾妃自幼随长善在广州生活长大。

广州将军长善虽为武将,却喜揽交文人墨客,他曾聘文廷式教习两位侄女读书。文廷式乃一代名士,后连榜高中得为榜眼。

珍妃十岁那年,长善卸任广州将军,两姐妹随同伯父北返京师。

  珍妃入宫后,看到正值青春年华的光绪每日凌晨寅时上朝,午时退朝还宫,工作时间长达七八小时,很是辛苦,便日侍左右,想方设法讨光绪的喜爱,譬如,扮出男装宛如少年美差官,调皮可爱,灵秀动人。

加之她本来就工翰墨会下棋,与光绪共食饮共玩共乐,对于男女之事毫不在意,是以博得光绪专宠。珍妃还很大方,对宫中太监时有赏赐,太监们得些小恩小惠,也都竭力奉承这位“小主儿”。

时间一长,这位“小主儿”也被捧得有点不知所以,渐渐失去自我节制的能力。

  珍妃扮男装少年曾引起慈禧的反感,但是,真正招致慈禧厌恶的事情,是珍妃参与了与其身份不相符的卖官活动。

晚清翰林院编修商衍瀛在《珍妃其人》一书中,讲述了珍妃卖官的缘由和经过。而珍妃之所以会走上卖官的道路,主要是由于自己的零花钱不够用。

那时的内廷,不同的级别工资不同,比如皇后每年年薪是例银一千两,逐级递减,到了妃子这个等级,年薪就减到了三百两。

这个花销放在老百姓身上是绰绰有余,但是珍妃自小就没有节省的习惯,花钱大方惯了,有事没事还会给宫中太监们一些小恩小惠。

时间长了,亏空日渐增多,必须想点其他的生财之道,来弥补常年的花销不足。于是,珍妃就搞起了向外卖官受贿来赚取外块这项兼职。

  这个卖官小集团除了珍妃,还包括珍妃的胞兄志琮和一干小太监。珍妃依靠胞兄志琮,串通奏事处太监拉纤,收人钱财为人跑官。

奏事处乃是太监与朝廷官员传达沟通之处。因为有利可图,当时太监中最有势力的有郭小车子、奏事太监文澜亭、慈禧掌案太监王俊如诸人,均染指其中。

珍妃住景仁宫,景仁宫太监亦多有涉及。私卖官职所收之贿款,一部分供给珍妃,其余由各层分肥。珍妃的主要“任务”是向光绪求请,最后搞定,“功劳”最大,自然分赃亦最肥。

然这种事可一可二不可三,毕竟会有影响,日渐彰显。有一次甚至卖到上海道员,搞出风传一时的鲁伯阳被劾案,惹动外界舆论纷纷。

《国闻备乘》上说:“鲁伯阳进四万金于珍妃,珍妃言于德宗,遂简放上海道。两江总督刘坤一知其事,伯阳莅任不一月,即劾罢之。

”鲁伯阳虽买得了上海道员的官职,却在上任一个月后被江督刘坤一弹劾罢免。

网络配图

  鲁伯阳被两江总督刘坤一弹劾罢免之事,并没有引起珍妃的警觉,以致使她在卖官敛财的罪恶道路上愈走愈远,最终她替人拉关系跑官的事情还是在光绪面前露了馅。

当时,珍妃向光绪举荐了一个叫玉铭的人出任四川盐法道,这个职位官居四品,在四川相当重要。可这个玉铭不争气,在光绪面试中败露了珍妃卖官一事。

光绪二十年甲午四月间,珍妃基本上已经为玉铭搞定了四川盐法道一职。但是,按例这一级别的新官放任,要由皇帝召见一下。

光绪在召见时问玉铭在哪一衙门当差?居然对曰在木厂,光绪闻之不禁大惊失色,于是命其将履历写出,那玉铭竟久久不能成字,原来是一文盲。

光绪更是骇然不已,于是另下一旨:“新授四川盐法道玉铭,询以公事,多未谙悉,不胜道员之任。玉铭着开缺,以同知归部铨选。

”此事一时风播于朝野上下,慈禧得知此事后严责光绪,要求他必须追究责任。明清两朝明令规定:后宫不得干预朝政。

何况居然推存一个文盲去当四品道员,也实在太不像话。此时,就是光绪有意庇护珍妃,也很不好办了。

  珍妃通过光绪卖官敛财,让慈禧大生厌恶之心。在当年慈禧六十大寿后,本已从嫔升妃的珍妃被降成了贵人。虽说慈禧处分珍妃是为了打击帝党,但是珍妃也的确因卖官敛财违犯了祖制家法,犯下了贪腐之罪;再加上她举荐自己的老师文廷式给光绪做幕僚,影响了皇帝的决策。

这种“干预朝政”的事慈禧自然不能容忍。

  慈禧就珍妃受赂卖官一事斥责珍妃坏了祖宗家法,岂料倔强的珍妃反唇相讥慈禧说,“祖宗家法亦自有坏之在先者,妾何敢尔?此太后之教也。

”意思是你自己垂帘听政有违祖制,否则我怎么敢这样做呢?我收贿卖官还不都是向你学的!慈禧最听不得的话就是讽刺其垂帘听政,当场,当即命令剥去珍妃衣服“袒而杖之”。

在有清一朝的历史上,皇妃遭受这样的处罚珍妃应是是第一人。

  据《国闻备乘》记载:“初太后拷问珍妃,于密室中搜得一簿,内书某月日收入河南巡抚裕长馈金若干。”光绪当年10月29日下旨:“朕钦奉慈禧……皇太后懿旨,本朝家法严明,凡在宫闱,从不敢干预朝政。

瑾妃、珍妃承侍掖廷,向称淑慎……乃近来习尚浮华,屡有乞请之事,皇帝深虑渐不可长。据实面陈,若不量予儆戒,恐左右近侍藉以为夤缘蒙蔽之阶,患有不可胜防者。

瑾妃、珍妃均著降为贵人,以示薄惩,而肃内政。”虽瑾珍二妃俱责受罚,但重点还是在珍妃。援宫中成例,犯事儿的嫔妃均交皇后严加管束,珍妃被幽闭于宫西二长街百子门内牢院,命太监总管专门严加看守,从此与光绪隔绝,不能见面。

  那帮拉纤卖官的太监均被处以极刑。据有关史料记载:“太后宫的掌案太监王俊如,其徒弟小太监宣五、聂八,皆在其内。

因为太后留面子,将王俊如等三人发遣奉天,缓些时日,方以密旨命盛京将军长顺将王俊如就地正法。其余奏事处总管太监郭小车子、奏事太监文澜亭,以及光绪御前太监、孪生两兄弟,人称对儿杨者,并无姓名可稽的内殿技勇太监,珍妃景仁宫的太监等,共同交内务府慎刑司立毙杖下,前后打死的太监六十余人。

”可见,珍妃一案在宫中引起的牵涉面甚大,影响可知。事败后,珍妃之兄志琮惧祸逃沪,光绪二十四年戊戌八月被革职。

  据此,晚清翰林院编修商衍瀛曾在《珍妃其人》一书中说:“珍妃于甲午十月幽闭,距戊戌尚有四年,外闻传说因赞助新政而被罪的话,证诸史实,毫无其事,不辩自明。

”由此可见,慈禧命人剥去珍妃衣服“袒而杖之”,并非仅仅是慈禧与珍妃这一对皇家婆媳过招那样简单。如果不是珍妃恃宠而骄、卖官鬻爵、敛财自肥、干预朝政,慈禧对珍妃即便有再大的反感,恐怕也不至于如此痛下狠手,命人剥去珍妃衣服“袒而杖之”。

网络配图

  慈禧如何杀死珍妃:让太监踢她下井后扔大石头

  珍妃之死:珍妃,这个一生只活了25年的爱妃,她被慈禧太后下令投井。爱情、政治、宫斗、谋杀……诸多戏剧性的强烈冲突交织在这个女人身上。

在晚清历史舞台上,珍妃也许只是个微末角色,但她的生前身后事,无论是在档案记载、传说还是文艺作品中,都构成了晚清的一幕大戏。

  北京博物院馆的北门——贞顺门内,有一眼水井。尽管井水早已枯竭,的游人还是不住地向井底探望。

  这眼井淹死过清朝光绪皇帝的宠妃珍妃,故称之为珍妃井。在井畔的东墙上,挂着一块说明牌:“珍妃是光绪帝的宠妃,她同情并支持光绪帝的变法维新的主张。

慈禧太后扼杀后,光绪帝被囚禁在瀛台,珍妃则打入冷宫。1900年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时,慈禧太后仓皇出逃,行前命太监崔玉贵将珍妃推入井中淹死。

次年后打捞出尸体葬于西直门外,1913年移葬清西陵之崇陵(光绪帝陵)妃园寝。后人重新制作井口,不再使用。

”。

  不过,“被投井”只是珍妃之死几个版本之中,最广为人知而且最可信的一个。而关于珍妃投井具体情形的描摹记叙,更是林林总总。

珍妃之死,也是的谜团之一。有关珍妃的记载,关于她生前的部分倒是简单而确定的。在《后妃传》、《清皇室四谱》等有关书籍中,对珍妃生平都只略提过几笔,概括起来就是这样几句:珍妃,镶红旗,满洲,他他拉氏。

生于光绪二年二月初三日,为礼部左侍郎长叙之女。

  1889年,珍妃两姊妹入选宫中,13岁的她被封为珍嫔,15岁的姐姐封为瑾嫔。在清朝的后妃等级中,嫔为九等嫔妃序列中的第五等,下面是贵人、才人、常在等级别。

直至1894年,因慈禧太后六旬万寿加恩,她俩得以晋嫔为妃。妃之上还有皇后、皇贵妃、贵妃三个等级,包括她们姐妹在内,光绪帝一生仅有一后二妃。

光绪帝的皇后是慈禧太后的亲侄女,也就是后来发布退位诏书、结束满清封建统治的隆裕太后。

  根据历载,珍妃因为生性单纯活泼,略通西学,深得光绪的宠爱,光绪也因此日渐冷落慈禧的亲侄女隆裕皇后,令慈禧十分不悦。

后来珍妃因为支持光绪进行戊戌变法而触怒了慈禧太后,被打入冷宫。也许,慈禧早就动了对珍妃的杀心。

  八国联军侵入北京,慈禧西逃的这一天,也成了珍妃生命的最后一天。最初,《清列朝后妃传稿》这样记录:“妃有宠于帝,光绪二十六年各国师入京师,帝西狩,妃仓猝不能从,于宫中殉焉。

”按照这个说法,珍妃是“贞烈殉节”,投井自杀。在慈禧的,清廷的公开记录一直是这样记载的。甚至在回銮之后,1902年11月,慈禧还下旨:“上年京师之变,仓猝之中珍妃从不及,即于宫内殉难,洵属节烈可嘉,恩著追赠贵妃位号,以示哀恤。

”。

  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,即1908年11月14日,太阳落山的酉时,光绪皇帝驾崩,终年38岁;十多小时之后,十月二十二日未时,慈禧太后逝世于中南海之仪鸾殿,终年74岁。

  24小时之内,皇帝和皇太后相继去世,年仅3岁的溥仪继位,成了中国历史上的末代皇帝。这奇特的历史一幕之后,关于珍妃之死的档案记录也有了变化,由投井自杀,改成了“被崔玉贵投入井中溺死”。

  指示做出这个改动的,是溥仪的生父载沣。后人在载沣的传记中记载,载沣亲眼见珍妃死时的情景。清东陵管委会副主任于善浦上世纪80年代曾发表一篇文章《珍妃与珍妃之印》,补充了这一说法的一些细节关于珍妃被杀之事,颇多记述,一般传说由内监总管李莲英奉命执行。

动手行凶的是二总管崔玉贵。当时城外枪炮声隐隐传来,宫中人心惶惶。慈禧太后在忙乱中传话处死珍妃,一时间左右太监面面相觑,不敢前往。

只有崔玉贵攘臂而出,口说:“都是怂小子,看我去。”。

网络配图

  随后,崔玉贵凶神附体似的进入幽禁珍妃的院落,把珍妃连推带提拥到井口。珍妃跪地求见一面,崔厉声说:“没有那些说的。

”一脚把珍妃踢入井中,还投下了几块大石头。这是关于珍妃之死具体情形比较权威的记录,而在很多描摹处死珍妃的文字中,慈禧就在现场。

1929年,成立不久的故宫博物院推出了《故宫周刊》,该刊第30期曾出版了“珍妃专号”,也是该刊的唯一一次专刊。

《故宫周刊》的编辑找到了当时在世的太监唐冠卿,按他的描述,有了这样的记载:。

  少顷,闻珍妃至,请安毕,并祝老祖宗吉祥。后曰:“现在还成话吗?捣乱,洋人进京,怎么办呢?”继语言渐微,哝哝莫辨。

忽闻大声曰:“我们娘儿们跳井吧!”妃哭求恩典,且云未犯重大罪名。后曰:“不管有无罪名,难道留我们遭洋人毒手么?你先下去,我也下去。

”妃叩首哀恳,旋闻后呼玉桂(崔玉贵)。桂谓妃曰:“请主儿遵旨吧!”妃曰:“汝何亦逼迫我耶?”桂曰:“主儿下去,我还下去呢。

”妃怒曰:“汝不配!”予聆至此,已木立神痴,不知所措。忽闻后疾呼曰:“把她扔下去吧!”遂有挣扭之声,继而砰然一响,想珍妃已堕井矣。

斯时,光绪帝居养心殿,尚未之知也。

  这个版本中有慈禧和珍妃的直接对面冲突,更富戏剧性,因而在野史和文学作品中流传甚广,虽然多假借不同人物之口说出,但仍能看出是源自唐冠卿之说。

只是,这个版本一直因为是一家之言而备受质疑。且不论那些或真或假的细节描述,故宫贞顺门的那眼井是珍妃的殒命之地,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。

多数人对珍妃的了解,大概就以投井而死为止。实际上,她死后的事情,像生前一样跌宕。

标 签 考古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
    验证码:
热门看点
大概你喜欢
猜猜你爱看

Powered By 真实鬼故事_恐怖鬼故事_鬼故事短篇-鬼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: 津ICP备16001302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