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

寓意故事:听风

民间鬼故事集 2022-03-11 民间故事

【寓意故事】听风由爱看民间故事的逡巡小编整理!爱看寓意故事记得关注逡巡小编!

  

阿尘入宫时才十四岁,父亲扶她上了马车。

  

初秋的天湛蓝高远,待她忍不住掀开车帘时,空寂的官道上只有娘亲站在原地拭泪。

  

她与娘亲在这将军府中微不足道,可谁料到,宫中为太子选侍读,竟选到了她头上。

  

    初见太子靖华时,阿尘只觉得他容颜清秀,漆黑的双眸像汪在水底的云墨。

  

她恭敬地请安,他笑容和煦,让她免礼。

  

而后阿尘才发觉他的眼神并未落在她身上—他竟是盲人!  大概料到了她会讶异,靖华安慰道:“以后便有劳阿尘姐姐了。

  

”阿尘听说过太子容颜俊逸、聪慧过人,却从不知他双目失明。

  

所以,靖华选侍读不注重性别,不注重容颜,他需要的只是一双眼睛和沉静温柔的声音。

  

  刚开始,阿尘多有不惯。

  

比如念史书时,念着念着她好像忘了自己身在何处,一入迷便自顾自地看下去。

  

直到靖华含笑等她看完,她才惊觉自己的失职。

  

好在靖华并不在意,他说读史可以明志。

  

“唔。

  

”阿尘点头附和,“你以后要做个仁君啊……”  深秋时,宫里的皇子公主们最喜欢放纸鸢,只有靖华的纸鸢飞不上天,皇子们纷纷面露不屑。

  

阿尘扯过他手中的线,那只纸鸢是一个惟妙惟肖的孙悟空,她跑起来,而后将它抛向空中,待它乘风飞起后,她才平复好呼吸,假装不经意地将线还给靖华。

  

  靖华问:“阿尘姐姐还会这些?”  阿尘干咳两声:“小时候胡乱玩的,我只是看不过……”看不过那些皇子幸灾乐祸的模样。

  

她没有说下去,见他生涩地放线便握住他冰冷的手帮忙。

  

  “高吗?”他的气息悄然喷洒在她的耳畔。

  

她蓦地一慌,急忙松了手。

  

再看向靖华,却听他自己答道:“高不高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!这是我第一次放风筝呢,谢谢你,阿尘。

  

”  第一次,他没有唤姐姐,她却莫名更喜欢这时的他,大概是因为他收敛笑容的模样有些像子淇。

  

  靖华虽然失明,实力却不可小觑。

  

嘉裕六年,黄河水灾,靖华提出了行之有效的救災之策;嘉裕七年,北方匈奴来犯,云贵苗民造反,又是靖华布置兵防,使得大历军队势如破竹。

  

短短四年,阿尘目睹靖华是怎样快速强大的。

  

那一篇篇策要兵法皆是在夜深人静时熬出,即使是严寒入骨的冬夜,靖华依然端坐口述兵法,让她誊写。

  

有时她熬不住沉沉入眠,醒来已是次日清晨,身上盖着他的被褥。

  

  这些年,靖华愈发擅长运筹帷幄,深得皇上喜爱,眼疾反而微不足道。

  

待到靖华及冠,想攀亲的豪门望族几乎要踏破门槛。

  

  那日,三年未曾探望过她的祖母忽然进宫求见,她生疏地拉着阿尘的手:“你就在殿下身旁,要多向殿下提起你长姐。

  

”阿尘望见祖母衣襟上繁复的金线,独特的针脚像是母亲的针法。

  

临走时,祖母才缓缓道:“听说春日狩猎时可以带女眷,到时让你长姐来寻你,希望殿下能够垂怜。

  

记着,我们连家好你母亲便好。

  

”阿尘应着,待到祖母走后,才听见身后的脚步声。

  

  是靖华。

  

他站在回廊下看她,鹦鹉叽喳反复学着祖母的话,“希望殿下垂怜”。

  

阿尘涨红了脸,想解释却见靖华似笑非笑。

  

后来听闻,靖华赏了连家好些贡品,还特地问及长姐的情况。

  

  等到围场狩猎那天,他玩弄着手里的扳指,像是等着看她与长姐之间的好戏。

  

阿尘实在忍无可忍,掀了帘子出去,反正她在不在帐里,长姐都会来“寻她”。

  

  初春的风仍有些凉。

  

她沿着河道走了许久,那湍急的河水不知是否能流到母亲的故国。

  

母亲常说她的故国花寂国种满了风铃花,只待风吹,花朵便像铃铛一样清脆作响。

  

只可惜,母亲的家乡早已被大历铁骑踏平,母亲从公主变成了连将军极不受宠的侧室。

  

正因为这样的出身,她只能成为家人的铺路石。

  

  不知不觉越走越远,夜色已黑,她沿着原路返回却迷失了方向。

  

这时,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笛声,是靖华。

  

她大喊他的名字,那幽幽纸灯映照着他着急的神色,他拄着探路杖,月白的袍子沾满了污泥。

  

她从没见过如此狼狈的靖华。

  

然而他的神色却是少有的冷淡:“不记得回了吗?”  阿尘摇头,靖华脸色郁沉。

  

一阵风过,纸灯忽然灭了,她怕他摔倒,赶紧上前扶住他,却意外地被他紧紧搂在怀里:“阿尘,你不可再离开我半步。

  

”  她的心跳激烈得像擂鼓。

  

那双漆黑的眼眸映着夜空里的星辰,像看穿了她的心事。

  

她越挣扎他抱得越紧,可是奇怪,见到他后阿尘便不怕了,山川河流月色皆灵动得不像人间。

  

那眉目俊逸的男子拉着她的手自如地行走在黑夜里,一步步踏着松软的泥土。

  

他忽然道:“你放心。

  

”她怔怔地听着,笑意不自觉漾在嘴边。

  

  那晚之后,靖华推掉了所有前来说亲的人,只说边关战事吃紧,他身为太子怎能置身事外,所以,靖华请命带兵出征。

  

阿尘犹记得靖华请命那日,皇后前来规劝。

  

哪怕是武艺高强的将士都畏惧匈奴人,他又怎可退敌?  “连母后也觉得我是瞎子不能去打仗?”皇后一怔,却没有否认。

  

靖华幽幽道:“那你觉得父皇会不会也这样想?在我们大历国,不能征战的太子怎能继承大统?”皇后瞬间明了却止不住哭泣:“可是我只有你一个孩儿……”  靖华又笑了:“母后,我不会让你失望。

  

”话已至此,没有人再劝得了靖华。

  

三日后靖华带着两万精兵赶至北疆,烈风肃杀,战场如同一望无际的人间炼狱。

  

阿尘从未见过戴着森冷面具的靖华,她几乎要怀疑眼前这个杀伐果断的男子是不是她的靖华。

  

  是夜,原本势如破竹的大历军突然被人下了蛊毒,竟开始自相残杀,就连靖华身侧的侍从也迷了心智,举刀向他刺来。

  

待到退无可退时,阿尘飞身挡在靖华身前,靖华猛然回身已然来不及,刀锋入骨,靖华只能带着她一路抵挡一路逃亡。

  

  初春的北疆,霜草茫茫,靖华抱着阿尘喃喃不停:“我不许你睡,阿尘,坚持下去,我一定会取北疆王首级,然后让父皇同意我们的婚事。

  

”  “婚事?”阿尘轻轻笑了,他是太子,她是亡国之后,怎么可能会有婚事?“靖华,你骗我……”  靖华素来波澜不惊的面容忽然落下泪来,这如同清辉皓月的男子竟为她哭了。

  

“我没骗你,父皇答应过我,只要我取得北疆王首级,太子妃的人选便让我做主。

  

阿尘,你不要睡,我一定迎娶你!”阿尘点点头,寒风里她无力地靠在他的肩头。

  

靖华点燃了一颗烟花弹,也许是上天怜悯,曾与他有一面之缘的北疆巫师竟不顾两国交战前来助他。

  

“殿下,你救过我的孩儿,所以我欠你一条命。

  

”巫师说道。

  

阿尘想,北疆巫师法术高明,一定可以让靖华安然回大历吧,却不料靖华道:“如何取北疆王首级?”巫师面色大变,脱口而出:“殿下,此去是九死一生。

  

”“也就是说还有一线生机。

  

”“殿下,你当真希望如此?”靖华坚定颔首,阿尘意图阻止,他却轻声道:“我一定会回来。

  

”巫师叹气,将法子写在了靖华的手心。

  

  那夜,时间好似静止了一般。

  

月影稀疏,身受重伤的阿尘凝望着茫茫疆土,大历将士几乎全军覆没,雪山上的野狼哀嚎不止,仿佛每一声凄凉的呼喊都生生挖去了她的血肉。

  

那一刻,家族的势利,母亲的孤苦,子淇的早亡都变得遥不可及,她只希望自己十四岁时从未入宫,从未被选为太子侍读。

  

  大历十四年三月,太子靖华虽损兵折将却独破北疆,取北疆王首级,让大历疆土再次扩张,犹如猛虎添翼!可是太子没要任何封赏,他跪求圣上将连尘赐婚与他,却并未如愿。

  

帝王的承诺从来靠不住。

  

一个瞎子,再娶一个无权无势的亡国之后,如何坐得稳这万里江山?靖华的请求被驳回,可他说:“若不能与阿尘相守,宁弃太子之位。

  

”  回宫后阿尘昏迷了许久,待她醒来时听到皇后沉痛的声音:“靖华,皇位对别人来说是权势是富贵,可是对你来说却是唯一可以看见这个世界的机会。

  

难道你真的要就此放弃……”  “母后,从我十三岁起阿尘便陪在我身边,她已成为我的眼睛。

  

有她在,我不仅看得到高远的晴空,皎洁的明月,还有她的真心。

  

”  “那十年来我为你收集的眼睛呢?靖华,我和你父皇辛苦了那么多年,现在太医终于找出了换眼的法子,难道你就这么放弃了?”皇后的声音透着哀求的意味。

  

  阿尘愣住了,收集眼睛?换眼?她忽然汗毛倒立,她想起了子淇,她的亲哥哥,自小就承袭了母亲的明亮双眸。

  

风铃花一响,子淇的眼睛便笑弯弯的,像小船。

  

那样美的少年,却被祖母送进了宫,再回来时全身蒙着白布。

  

祖母不准母亲与他靠近,也不许他们见他最后一面。

  

祖母说:“子淇是没出息的孩子,在宫里犯了错,害怕被罚竟惊悸致死。

  

”后来她为子淇守夜时听见母亲的哭声,撕心裂肺。

  

她迷迷糊糊看过去,子淇的眼睛已然是两个森森血洞。

  

  大历让花寂王朝亡国,让母亲哀苦一生,让子淇被挖去双目,她却妄想嫁给大历的太子?阿尘忍住眼泪,一口鲜血却汹涌而出……次日,靖华上朝时阿尘找到了皇后,恳请皇后送她出宫,皇后按捺住欣喜:“好,本宫答应你。

  

”  靖华回来前阿尘便走了,一句话都没留。

  

十四岁到十九岁,一个女子最纯粹的年华,像一匹柔软的锦帛,让人不忍裁剪,可阿尘亲手扯断了它。

  

  嘉裕十五年,圣上病危,太子靖华代为执政,据说那原本温和的谦谦君子变得凌厉狠毒。

  

  名将连岳因京城换防的小小疏忽被靖华责罚,连续三月,连府都有重兵包围。

  

好友隐讳提及,也许太子是怪他遗留了花寂王朝的血脉:“那公主不是曾为你生了一儿一女?如今恐怕是要将他们交出去了。

  

”连岳摇头,“一个死了,一个……”他没有说下去,神色难看,好友不便再问只能好言相劝。

  

  十一月,京城里铺天盖地落了第一场雪。

  

皇后带着太医来了,她说,皇上病危却不愿立诏书,说到底还是介意他的眼睛。

  

如今无论那盒子里的眼睛是否能用,靖华都得一试。

  

  是啊,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介意他的眼睛,何况是她呢,她偷偷地走了,终究不愿嫁给他这个瞎子。

  

他可以不恨父皇母后,但不能不恨她,恨她蒙蔽了自己的心,一定是因为他没有眼睛才从不曾真正看穿她……  那天,靖華没有拒绝换眼之术,他茫然地躺着。

  

鼻端有隐隐的血腥味,伴随着太医手中的草药,像是蜘蛛在他眼中吐丝,密密麻麻缝住了所有温暖。

  

月余后的夜里,靖华忍着刺痛睁开了双目。

  

那光不过是夜里最微弱的烛光而已,可就凭这一线柔光,满朝大臣都松了一口气。

  

他将那些冷汗淋漓的太医全部瞧了一遍,一点也不意外,这些人势利、狰狞、惶恐的模样与他设想的如出一辙。

  

可连尘,她究竟是什么模样?  在得知靖华双目复明后,圣上病逝,遗诏传位给太子靖华。

  

  几日后先皇出殡,靖华从陵园回来时忽然听到阵阵风铃声,他抬眼望去,只见山谷里皆是淡紫色的花朵,随风微微荡漾。

  

身边的官员说这里有一处飞云寺,香火颇旺,这些花是寺里的女尼所植。

  

靖华忽然生出些莫名的亲切感,便移步飞云寺上香,寺中一个缁衣女尼竟忘了礼数,直愣愣地瞧着他。

  

她模样清秀,一双眸子含着水光倒也有几分妍丽。

  

只是他不喜欢别人看着他的眼睛,所以侍卫押着她下跪时,他只是微微皱眉,并未阻止。

  

  那日,靖华上完香,走到菩萨跟前想求上一签,却又见到那女尼,她是专为人解签的。

  

靖华将竹签递给她,说:“我在找一个人,找那个要我做仁君却背叛我的人。

  

”  那女尼指了指窗外的风铃花,轻声道:“缘起缘灭,如同花开花谢。

  

”他愣了片刻,兀自笑了:“我不信。

  

”说完,转身离去。

  

  天洪元年,大历国皇帝不顾众臣劝谏,执意娶一女尼为后,终其一生不曾纳妃,一时被传为佳话。

  

  选自《金故事》2017.12  (段明图)

本文部分内容来源:民间故事选刊

标 签 民间故事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
    验证码:
热门看点
大概你喜欢
猜猜你爱看

Powered By 真实鬼故事_恐怖鬼故事_鬼故事短篇-鬼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: 津ICP备16001302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