逢场作戏(真实灵异故事)

小狐狸 2022-05-11 05:09:14 鬼故事大全
鬼故事大全

逢场作戏澜默忽然盼着这小魔头早些出世,到时领过来做徒弟,直接气死某人,省得某人老说他医术不精,草菅人命什么的。往后这头衔就让某人的儿子去背,看某人怎么说!澜默打好如意算盘,着手替清露施针治疗。清露睡得极安稳,似乎许久都不曾这般安心过,她似乎又见到了晨流,见他坐在一朵硕大的莲花里,那莲花花瓣叠叠,发出道道紫金,鬼段子分享:妻子大叫一声,从浴室跑了出来,颤抖着说,"我在镜子里看不到自己,好可怕!"丈夫安慰着她,自己走进浴室去探究竟,过了一会儿,他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,妻子紧张的看着他,他目光呆滞,"镜子没问题。"他又裂嘴一笑,"我在镜子里面看到你了啊。"您看懂了吗?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网灵异鬼故事栏目!

澜默忽然盼着这小魔头早

随机推荐:

些出世,到时领过来做徒弟,直接气死某人,省得某人老说他医术不精,草菅人命什么的。往后这头衔就让某人的儿子去背,看某人怎么说!

澜默打好如意算盘,着手替清露施针治疗。

清露睡得极安稳,似乎许久都不曾这般安心过,她似乎又见到了晨流,见他坐在一朵硕大的莲花里,那莲花花瓣叠叠,发出道道紫金色的光芒,香气袅袅地,一如他出世那会。

清露想到以前,鼻翼生酸,冲着莲花奔去。

莲花中的人俊美绝尘,轮廓分明的脸上苍白到透明,他此时静阖着眼,两手轻垂于膝间,十指摆作兰花,像是在打坐,又像是在汲取莲中的养份。原本红艳的衣袍已褪去,露出一身如雪里衣。衣料绸滑,如同云朵,只是那胳膊间上的一抹鲜红,让清露抑制不住颤抖。

那地方是他的罩门,却被她误打误撞刺中,他这样了无生气的如同一尊石像。

"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伤你的!"清露哽咽着冲莲花里的人唤道,可是那人全身冰冷僵硬,任她怎么哭喊均无回应。

这样反倒让清露心痛难抑,极大的加重病情。

澜默见她明明睡着了,还泪流满目的,跟着,又极不安地翻来覆去,明明怀着身子,这样耗下去极容易动胎气。料定她是魂魄离体去找晨流了,忙掐了道暗诀,将她魂魄索了回来。

"早知今日,又何必当初!"澜默冲着昏迷不醒的清露道。

安顿好清露,澜默忍不住开口道:"本神医见你也不是全然无情,为何那日要那般伤他!"

当然这些话清露此时听不到,不过澜默心里气不过,是在替晨流问她。

"不要走!"梦里的清露见晨流突然消失,哭嚷起,纤指虚虚地在空中勾勾,却攥不住晨流的半片衣角。

澜默见她梦魇极重,这样下去,总归不是办法,忙掏出玉笛,横在嘴上吹起

悠扬的笛声回响在幽暗的冥宫里,轻浅幽然,飘渺如纱间,如同给睡梦中的清露披了间袍衣,柔柔软软,极让她想嗜睡。渐渐地她变得安静,澜默适才收起笛子。

冥王恰好过来看清露,听闻澜默的笛声,不由鼓起掌:"没想到,澜默神医将这首《安魂曲》吹得如此之妙!"

澜默将笛子捏在手上,嘴角噙着抹笑意:"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!啥时候把九曲冰莲给我!"

冥王没好气地瞥他一眼:"你这不是让我为难么?"

"那东西虽是神物,但又不能当饭吃!我看你神清气爽,身健如牛,既不要补,也不需医,留着那东西做甚?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的好!"

澜默搬弄着他那张三寸不烂之舌,想说动冥王。

可冥王却是个墨守陈规的老顽固,他只知守护九曲冰莲是他的职责,没有什么能撼动的了他。

"神医急着要冰莲何用?"澜默没想到冥王会反过来问自己,想来这冥王也不是蠢得无药可治。

澜默自然不能将晨流的事道出来,毕竟魔界与冥界素来不和,晨流一死,魔界如同一盘散沙,前有修仙派的人盯着,后有妖界与冥界的人明着暗着的滋扰,俨然岌岌可危。

冥王自然巴不得晨流真死,这样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,与妖界联手,一举灭了魔界,随后去天庭向天帝邀功。

这是他早就打好的如意

随机推荐:死亡情人节

算盘,可惜他这点小心思瞒不过澜默。

澜默行走六界多年,对冥王早就了如指掌。

"如此大补神物,本神医自然要备着些,以防不时之需嘛!"澜默将玉笛捏在手上,往另一只手掌心敲了敲。

他这是一边说,一边琢磨着,怎样说动这个黑脸老顽固。

冥王见他说得这般冠冕堂皇自是不信。

澜默瞧准冥王的疑虑,持起玉笛负手而立,举步朝冥王步来:"实不相瞒,是天家公主病情加重了!本神医此回前来是受天后娘娘之托,若是冥王不信,不如去问天后娘娘!"

冥王听到天后娘娘,黝黑的瞳仁逸出一道明光,这一瞬间,万千思绪在他心口作涌。

这六界谁都知道,冥王与天后原是同门师兄妹,后来天后嫁给了天帝,冥王没少伤心的落过。

天帝素来风流,身边妻妾众多,天后时常独守空房,让冥王心疼。得不到夫君的宠爱也就算,就连子嗣也单薄,好不容易生了个女儿,自打出了娘胎,便嬴弱不堪,一直靠神丹续命。

这天后的日子着实过得苦。

冥王多次前往天宫与天后私会,这些事天宫里早已传遍,只是不知天帝打得什么鬼主意,居然视而不见。

这天家的感情可不是一般人能看透的,要说逢场作戏的本事,怕是没人比得过天帝......

澜默沉浸在冥王、天后与天帝的三角恋情中,却听冥王开了口。

"神医可是寻到什么好法子?"

随机推荐:人偶商店

冥王眸中添了些期待,这期待来得急迫,直让澜默生疑:这天家公主到底是天后与天帝所生,还是与冥王偷情,暗结珠胎得来的?不过想归想,他再口无遮拦也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。

毕竟天帝最忌惮绿帽,这事若是真的,哼哼,冥王的这颗脑袋可不是搬家这般简单,说不定被绑上消魂柱,挨受嗜魂之刑。

澜默不由打了个寒噤,直为冥王担忧。

"既是娘娘授命,本王怎敢不从,请神医稍等,本王这就唤人去取冰莲!"

澜默见冥王前后态度来了个180度转弯,心里暗笑,又摊上个痴情傻瓜!

不一会冥王果然唤人将冰莲取来。那冰莲浑身通透,被隔在金色的琉璃碗中,花瓣上尚泛动着晶亮的露珠,莹光闪闪,晶莹剔透地如同一滴眼泪。

"当真是神物!只是这东西要现采现用才能发挥它的最大价值!那么,本神医就此先走了!"澜默接过冰莲,冲冥王作揖。

冥王明知他在行客套,却没阻止他,眼睁睁地望着他持着九曲冰莲离去。.

标 签 灵异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
    验证码:
热门看点
大概你喜欢
猜猜你爱看

Powered By 真实鬼故事_恐怖鬼故事_鬼故事短篇-鬼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: 津ICP备16001302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