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鬼事之草人咒

恐怖鬼故事 2022-07-21 13:47:52 鬼故事大全
鬼故事大全

乡村鬼事之草人咒由爱看特别恐怖的鬼故事故事的霏微小编整理!爱看特别恐怖的鬼故事记得关注霏微小编!

村村寨寨鬼事之草人咒一我们的村村寨寨居于西南一带边远山区,山高水远,通讯员奇异不便,公路不通财路也就查堵,所以村子里的小伙只好涉水,越过关山远走外乡以求上移。底谷走出来的小伙踏实勤快,这些年倒是赚了一些钱,每逢新年他俩便细心装扮一番,衣着光鲜地转乘几分趟车,又再行跋涉地越过繁华的都市归来农庄里来。不过,既,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时时关注鬼故事网站民间鬼故事栏目!

鬼段子分享:她在看恐怖片,隔壁忽传来三下敲墙声,她吓一跳,是她邻居,他喜欢吓唬她,曾试过来电话扮鬼,她恼怒地敲墙报复。那边有回应,她觉他孩子气再也不理。半小时后敲墙声消失。第二天,警察在隔壁进出,他死在入屋强盗手里。她终明白那敲墙声意义。这夜她独自流泪,突然隔壁又传来三下敲墙声。您看懂了吗?


我们的村村寨寨地处西南一带偏远山区,山高水远,交通特异碍难,公路过不去财路也就阻隔,故而山村里的年轻人不得不跋涉,通过关山远走他乡以求上移。山里走出去的小伙子一步一个脚印儿废寝忘食,这些年倒是赚了一些钱,每逢春节她俩便仔细装扮一番,服装光鲜地转乘一些趟车,又再次翻山越岭地穿越酒绿灯红的都市回来村子里来。然而,既不属于都市又不为农庄所熟识的他们却是孤身一人的,横山绝岭成为了他们娶妻生子的最大阻碍。山里身强力壮小娘子外出工作消逝,山外年轻妇人通常不往山里跑。所以村落里的男子们大多晚婚晚育,甚或长生都不婚不育。

村落里一个叫王福的男士也不特出。这健壮如牛木讷如鸡的汉子年轻些时出外组构铁路,截至四十岁才从湖南果乡带一个瞎了一只双目的小娘子回来。这才女三十来岁,身材矮小,头上总爱包着一块碎花大布,瞎着的那只眼睛永远闭着,另一只眼角鱼尾纹已皱紧,走起路来夜深人静,王福笑咧咧地领着她回村那天就吓哭了邻舍两个小孩。或许是因为语言不通,这女人自打进村以后极少出远门,平日就用一块黑布门帘遮在门外,只有当王福逢年过节从外乡回到,才见她打开门抓了一只小母鸡在井边拔毛。于是,村中的老妇女们对其一形象不佳而又不合群的神妙巾帼议论纷纷了:“一个什么货色!这都一年多了屁也不见打一个,见到是不能生产了,那傻子王福却也把她当囡囡同样哄在家里。”“是呐,话也不多一个,天昏地暗的,怕是见不得光,怪人言可畏,我还听说……”那老妇人奥妙地转着眼球扫了一圈周围,像是怕人视听,抿紧她那鸡屁股似的干皱嘴巴,压低声音说:“我还听从,那女儿挺邪门,会些小术,逢年过节那会王福起居被鱼刺哽得半死,那小娘子也就画来一条黄符烧成灰,泡了水让王福闭眼喝下,马上好了。”“信以为真神乎其神?你尽收眼底了?”“那倒没亲眼眼见,只听我家老父说起过。”“不管如何,那女人还是少亲近些为好。”“噫!人家关了门,剩余那单只眼睛一闭,还犯不着与你接近哩。”

这年青春,乡邻家的汉子从外地带了一笔钱回来,把自家老屋一拆,便要建新屋宇。两家宅地之间本来有一块属于王福家的菜园地,而邻家建新房子挖地基时,或许是以强凌弱王福老实,执意把这菜园子占去了半截。近邻官人见王福家的女人也不出来骂娘,只有王福那须发皆白的老父颓坐在园子边嘶哑地哭骂着,便放心地开工了。等王福接收快讯从外边回来,邻居家新房屋的半壁墙早已垒得有日子高了。

看着被占去的半片菜园和气得病魔缠身在床上的老人家,王福便没有了那种“让他三尺又无妨”的大气,只怒气攻心赶来要与东邻西舍论理。邻居彪形大汉听王福硬直着脖子结结巴巴地说着“家父气晕,祖宅地绝不能让”之类的话,便笑嬉嬉地说:“半边墙壁都建起床了,你并且咋的?”王福干瞪着眼睛,看着这建在自家菜园里的墙基,没奈何地说:“上好拆墙吧,还我宅基地。”乡邻彪形大汉握着砌砖的工具刀,站直了腰板儿说:“这上代的事谁能说得清楚,也许以前这菜园子也有我家的份呢?拆墙是行不得了,将来我叫我家长毛人(乡村里丈夫对妻子的通称)提几篮子鸡蛋去你老爷子床前快慰一番,好叫他老爷爷也别太气着。若他老人家真性精研细磨,那就用我家山里那几棵果树换你家菜园子吧。”

王福也知道山峰里那几棵枯藤缠绕、半死不活的老果木要来没用,这邻家汉子一目了然是要巧取豪夺大便宜了,却也不知说甚么好。正在王福踌躇之际,王福老屋小院里的竹栅门“吱呀”一声打开了,那单眼女人包着一个印花布头帕,此时此刻一双灰黑皂布鞋,就这般轻车简从地走了赶来。工地里人人都停下了手头活儿,只直直地睁眼看着这个极少亮相在光天化日里的古里古怪女人。那女人站在王福身边,冰冷的脸部上忽然口角向上一弯,一挥而就一个疆硬的微笑,用生硬的搅和着浓浓他乡口音的话语对邻舍大汉低低地说:“妻室只缺些布料,你家有没有一些不穿的旧衣服或旧衣料,拿来交换罢。”邻居大个子呆了大半天,才公开过来,本来这王家妇道只是想要用菜地来换些旧料子便了!邻人大喜,笑哈哈地看出王福,又观看这女士,只当王福这木讷男人平生极少给自家娘子军买衣服,迅即爽快地酬对了:“别说旧的,新的都再有。我回去修葺一番,等会送你家去。”王福满腹惊疑地看着自家女人,又看看被占去参半的菜地,竟然痛感自家大亏。女人只拉着王福的手,说:“回去吧,面料更实在。”

一刻,比邻大汉还真把一大木箱衣物、布料送了来临,有半新旧的老街旧邻男女曾经穿过的衣物,有褪了色的大匹布料。王福正在忧心如焚何如把这笔荒唐交易报告那可怜巴巴的老父亲时,女人开口了:“你莫揪心,你去告诉公公,最多一年,邻居自会把菜园子乃至更多的土地发还咱家了。”王福正要疑问,女人定定看着这手上的旧衣着,说:“你莫要多问,等着就是。”王福只得将信将疑地将这话拿去宽慰病榻上的父老了。

东邻西舍占了大进益,怕王福家会反悔,便一同凯歌地加紧了建房工事,不到半年时间,这两层土砖小楼就建了起床。因为老屋已拆,邻舍在工地旁只搭了小竹棚住着,这时见小楼早已建好,便心花怒放地把小楼简单装修一番,选购三牲拜了神,简单摆了几桌进宅酒席,这四口之家便迫不及待地搬进了新屋。跷蹊便从搬进新屋那晚开始了。

话说这四口之家那晚关灯睡下兔子尾巴长不了,新屋庖厨里的灯突然“啪”的一声亮了起床,远邻大汉只当是新房子刚拉的电缆没安装妥当,便极不肯切地掀开被子起来,赤脚向伙房走去。刚走到厨房门口,睡眼朦胧间便看见夫人背对着自己正站在灶台边缘,大汉闹腾道:“这大半夜的也不安歇,再有啥子好忙的!”伸手便要去拍老伴的双肩,这时候,觉察里突然一个激灵:“不是,我家女子刚还睡在床上,没有跟着起来呀……那么着眼前这女人是……”巨人心里一惊,胸脯那撮黑毛当下直竖起来,赶紧把手缩了回到,退后一步,注视看清这眼前的女人正穿着自各儿爱妻的碎花旧衣物,头发像干巴的稻草一致扎着,背影虚胖,此刻正转过脸来……这哪是一张脸,只是用黑布包裹成的面部上画了几个白色环子作嘴眼便了,那白色的口角盘曲,异常诡异……东邻西舍高个儿冷汗直冒,刚刚跑出伙房来,奈何双脚一个立交,直直倒向了厨房的门背,那门“轰”的一声寸口了,厨房里的灯也跟着刹那关了,漆黑中只有一个“咯咯咯”地怪笑着的声音……妻妾在床上听见厨房里传感的特大声响,转眼又丢失了丈夫,于是打开所有的灯,唤着大汉的名字向厨房走来。注目崭新的厨房木门紧闭着,中间黑马传来“冬冬”的敲门声,妻子紧张地又唤了一声丈夫的名字,丢掉人应,不得不找来一根短棍提在手上,鼓起勇气逐年地推开了厨房门。只见自个儿那素日强壮如山的大汉半边脸抽搐着倒在门角,大眼泛白皮实盯向灶台,歪斜着嘴角,津液直流,像被打的小狗相同声门行文“呜呜”声。

爱人又惊又急,抱起男人家入怀,高声吵嚷着男士的名字,丈夫曾经说不出话来了,目光前后没离开灶台。老婆子循着丈夫的目光望去,灶台上除去半揭开着的锅盖和半锅大天白日吃剩下去的糖粥(一乡风土人情,进宅要煮糖粥待客),别无其它。莫非是壮汉半夜饿着无独有偶吃些糖粥时就中了邪风?我可怜的男子汉啊……妻子满脸泪痕,收拢着哆嗦的嘴皮子哭泣着,正要抻手去盖好铁锅,却好奇地发现那半锅糖粥里不知哪会儿掉进了许多昏黄的稻桔……

第二天早上,村民们唯唯诺诺这四口之家刚搬进新屋便出了邪门事,都空穴来风这刚建起的小楼是凶宅,住不得人了。这时候,东邻西舍高个子的同族小弟们正围在大个儿的床边,商量对策。只见大汉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,眼睛睁着好久才会眨一下,唇吻紧闭,床边他的家庭妇女和两个四五岁的孩子都在哭哭啼啼的。女人对着自家宗族老人盈眶道:“早知这等倒霉事,不建这房子也就罢咯……这建房子欠下了几万块钱的债,两个稚子又还小,我一个女子能怎么办唉……”众亲友也怜悯起身,安慰道:“是病就能治,现在还是送山外医院要紧了。”等几个同族兄弟跋山涉水,把彪形大汉送至镇上医院,已是晌午时分。卫生院一个结论:“脑中风,住院医治。”

同族至亲好友轮流在卫生站照顾了邻居彪形大汉大半个月,瞅见这借来的钱已在卫生站花光,高个儿的病况虽已稳定,却也丢掉好转,依旧不能下地走路,口中也还只得颁发“呜呜”的响动。远邻女人身在病院,心却无比牵挂着一度托给山里亲戚家带的两个娃娃,故此快速办了出院手续,只根据医生叮嘱买了一堆药,把大汉接了倦鸟投林。

邻家女人开启新屋大门,与同族几个亲友扛着大个儿正要走进屋来,抬头间,便触目王福家的黑门帘掀开了一角,一个淡薄女人人影正站住着往这边看。邻舍女人火气顿生,低声骂道:“这铁石心肠的一家,只会在暗处看热闹,见老街旧邻出了个事也不来照应一番,接近他们家就不会有厄运这般。”

为丈夫铺好床,亲属也把两个小孩送回去了。邻家女儿吩咐两个童子帮大个子挠挠背,本人便到厨房做夜餐了。待饭食上桌,天色渺无音信即将黑下去。妇道往房室里一转,目送丈夫在床上熟睡,两个小朋友却不知去向了,正要喊孩子们的名字,却听到门前庭院里传回了孩子汹汹的声音。女人往院落里一看,暮色中四个一般大小的孩子正在开心地玩着游戏,时常下发“嘻嘻”“咯咯”的欢笑声。妇道在夜色中也看不清是哪家的小孩,只靠近呼叫自家两个儿童回家过日子。孩子们理会玩着,却是不应。女人家可望而不可及,只得亲妮地骂了一声“这来生事的小祖宗!”然后到来拉着里边两个小孩子的手,一手嫩滑柔软,一手却毛糙如抓在稻草堆上。石女垂头近乎认真一看,左首的不失为自家大小不点儿,右手的……是一个试穿自家孩子旧衣裳的别家毛孩子!暮色中这别家孩子正昂起傻傻看着妇道。这女子一边惊疑着是哪家穷孩子捡了自个儿孩子的行装穿,一边拿起右手中的毛乎乎异常的小手来看——黑色衣袖里包袱着的哪是人手,只是一个用干稻草扎成的小前肢而已!妇道一惊,本能地把那小手用力投掷,不想这一甩,竟把尽数小孩轻轻地甩出了大几米远,手指间竟还扯下去几条长长的干枯稻桔!稻草人!跟本人孩子伙计玩游戏的竟然稻草人?女郎草木皆兵地望向就近的另外两个幼童,试着喊了一声小我文童的名字,那两个孩子却一起应了起来,然后迈着奇怪的手续向妇人走来。女人惊惧万分,惊悚地尖叫着:“快快后任!救生啊!”这一喊,近处正在吃晚餐的人家都开启了小院里的灯向此处看来,有几个男人已经手提耕具冲了过来。见有人来,其间两个小孩便“咯咯咯”地笑着转入天井暗处,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,剩余两个小孩懵懵地站柜台院中。女儿心急如焚爬起床打开门前灯,见到自家两个幼童正呆傻站着,赶紧抱起来看出全身。瞩目两个女孩儿的衣服上、头发上都交集着稻草屑,手掌心像做标志扳平黑了一大块。那晚起,两个小孩便不停地发寒热开始说不经之谈了。

眼见从今搬进新宅子后,丈夫卧病在床,今天两个小的又高热难退,自各儿也撞了左道旁门,东邻西舍女人啼哭道:“我家压根儿欠了谁的?竟要赶尽杀绝?天国有眼你也为我作主吧!”这女人正值庭院里呼天抢地地大哭着,附近几家娘子走过来一同声泪俱下安慰道:“医生是不着用了,我看竟然请南村的花婆(对村村落落女巫医的别称)问问罢,许是你家男人进宅那天犯了神。”当人走头无路,对史实到底至极之时,也只能相信神秘莫测的鬼神了。

为此,女儿托人按照惯例,带上白米三斗,抹了朱砂的小母鸡一个,百元大钞一张,急急忙忙地到更深的山村请来花婆。午餐过后,一个清瘦明目,一袭天蓝花衣,头上稀疏地扎了个道姑小髻的小老太婆便驶来门了。女人像遇到救星平凡,急急引老太婆进房看了躺在床上的一家三口,并绘声绘色地讲述了进宅以后的种种诡怪之事,离谱儿是讲到前天傍晚甩出一个稻草做成的稚子,手中尚留有几根稻桔的事时,女人撑不住再次汗毛直竖。老太婆只若有所思地听着,摸了摸两个童子留有黑块的小手板,又翻开高个子的眼泡察看一番,问道:“那留下的几根稻桔尚在否?”女性两个手掌重重一拍,悔叹道:“唉!没留下来,那天心窝儿害怕,拿到大路边用火烧了。”花婆又问道:“你说这些祟物都穿着你家的旧行头?看得真切了?”“那是一个属实!自家女孩儿越过的衣物怎会忘了?”花婆不复问,偏偏用清水洗了一遍双手,等吉时一到,便在厅堂中摆了些供果,点着三支香,插上一面小黄旗,闭眼冥思一阵,起身在拙荆四处绕弯儿看来停停。当她走进厨房之时,脚步突如其来停了下来,面露喜色:“咦嘻……固有在这里!”只见花婆深蹲下来,在灶台下多出的一个极其不溢于言表的阴暗小角落里,拨动一点素日不用而落满灰尘的瓶瓶罐罐,摸出了三个巴掌大的不才!只见这三人不肖由一些旧的衣着布料包裹成五体,布料下露出整齐的干巴巴稻桔,脑瓜子用反革命小圆圈画成的嘴眼此时正无意义地盯着人看……红装大骇,想必那晚倒在庖厨门角里的须眉也确是撞到了这等私下之物!

花婆拿出几条红线把三个小人缠缚住,又把不肖翻在手掌里审美了一番,发现每个稻草在下的后边都用毛笔画着几分请鬼故事,女人便渐渐忘了这事。此时,女子听花婆询问,联想起这鬼故事在井边树下传说了,仿佛她不曾留存一如既往。

读完民间鬼故事栏目身受的鬼故事“乡村鬼事之草人咒”,你有什么胸臆,欢迎报告鬼故事之家哦!鬼段子:她在看恐怖片,隔壁忽传来三下敲墙声,她吓一跳,是她远邻,他高兴吓唬她,曾试过来对讲机扮鬼,她恼怒地敲墙穿小鞋。那边有回应,她觉他孩子气再也不理。半钟点后敲墙声烟消云散。第二天,警察在隔壁收支,他死在入屋盗寇手里。她终堂而皇之那敲墙声意义。这夜她独自流泪,突然隔壁又传来三下敲墙声。您看懂了吗?断断游玩,请勿认真!

标签:

标 签 特别恐怖的鬼故事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
    验证码:
热门看点
大概你喜欢
猜猜你爱看

Powered By 真实鬼故事_恐怖鬼故事_鬼故事短篇-鬼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: 津ICP备16001302号-1